欢迎访问“桥梁工程与地震模拟研究小组”!!!

兰州理工大学 工大土木学院 百度一下

【转】读《工程结构透视》——余安东教授著

本帖转自公众号“土木小兵”!





读《工程结构透视》

——余安东教授著



这本书于2014年10月由同济大学出版社出版,还有一个副标题:结构的发展和原理纵横谈。




最早是在网上看到此书的出版信息,从目录上看是自己喜欢的内容。一个偶然的机会,碰到出版社的D编辑,说可以送给我送一本,所以没有购买便读到了余安东教授的这本著作。在离开学校的时候,诸多的书籍和资料暂且留存在H同学处,也挑拣了几本随身携带,这本书便属于其中之一。




这本书谈及结构的章节共有10章,介绍的是和工程结构相关的内容,如“失效和破坏形式”、“刚度和强度”和“延性和耗能”等内容,其余几章是余教授列举了一些学者和结构师作品的介绍,也包括余教授的工作心得和师生情谊。如在前言中所述“本书不是针对某一课题的深入研究和创新,而是以笔者的眼光加以综合整理。本书借随笔写法,不求面面俱到,有话则长,无话则短。”


  • 谈到结构安全问题时,余教授提起当年研究升板结构时,他作为新计算理论的提议者,和上海第五建筑公司的技术负责人等人站在提升的升板上,抱着“不成功便成仁”决心去考验这个新理论,幸而最终成功了,但时隔多年后想起来还有些后怕。

  • 谈到结构的形状时,余教授指出结构工程师如果不能像交响乐指挥那样把整个结构的“总谱”烂熟于心,就不能得心应手地把每个“乐器”即构件控制得当,而让每一处荷载像“音符”那样处理得恰到好处。


  • 谈到强柱弱梁的问题时,余教授认为强柱弱梁的本质问题应归结到强度问题,而并非单纯地控制刚度比例。而规范中采用弯矩设计值来进行分配控制,是基于弹性刚度,此种方法值得商榷。


  • 谈到延性的概念时,余教授认为我们的规范体系应该采纳延性系数的概念。使设计人员对在设防烈度下的结构反应有直观的概念,避免(采用小震计算时)风荷载控制误以为地震作用不及风作用危险。


  • 谈到新西兰Park教授和Paulay教授合著的《Reinforced Concrete Structures》一书时,余教授指出当时在同济从事结构方面的教师,几乎人手一册。在晋升副教授时的外语考试题,便是从此书中抽取一段。(这本书也是我们研究生时的教材,其影印版几年前在结构所办公室有销售,我也买过一本)。

……


此书不是教科书,言语到位,融会贯通,胜于教科书。




最早知道余教授,是看到他是89抗震设计规范的编写人之一。后来得知他之前也是同济大学结构工程与防灾研究所的教师。余教授曾经也是同济大学结构所振动台实验室建设的参与人员,主要负责振动台的基础设计。由于当初进行设计时,难以确定具体引进振动台设备的规模。在与MTS谈判的时候,同济赢得了比预期更大的设备,可难题是原来已经设计完成的基础偏小了。最后在朱伯龙教授的指导下,余教授等设计了大面积浅埋式基础。此振动台运行30多年来,运行良好,已经完成了900多项试验,其中包括近百幢高层及超高层结构模型试验(包括上海中心、上海环球金融中心、东方明珠和世博会中国馆等)。


在1984-1986年间余教授担任过同济大学出版社的第一任社长,再后来就旅居德国,主要从事结构设计工作,并且后来长期担任德国校友会名誉会长。在同济医学院大楼前的草坪处,有一个雕塑名为“他山之石”,形状是一个“同”字,便是校庆之时德国校友会从德国找来的石头,不远万里轮船运送到上海。在2008年的时候,看到建工系有贴出余教授受聘顾问教授及讲座的通知,我便从沪东校区(那个时候土木的研究生住在沪东校区,现划为财大)骑自行车到本部去听报告。那次报告沈祖炎院士也去听了,从报告中得知沈院士本科毕业的时候,余教授刚好大学入学。这次受聘顾问教授,也是加入到同济钢结构的团队。




2012年在同济综合楼曾举办过一个“结构人生—俞载道图片展”,我去参观学习的时候便拍摄了这张照片。





这张照片是同济教授们到美国引进MTS设备的时候和林同炎教授、陈乃东教授的合影,当时负责带队的老师是俞载道教授。这里也简单地说一下俞载道教授。说起俞教授,同济的学生可能也会比较陌生一些,他也是结构所的老师,曾经编写过一本《结构动力学基础》,也是研究生时的教材之一。后来俞教授担任过同济大学学报(自然科学版)主编15年之久,直到年近八旬才逐渐退休下来。当看到他六十年代初设计的同济大学大礼堂时,则会由衷的感叹其美,此结构当时为亚洲最大跨混凝土网壳结构,现在也是同济大学的标志性建筑之一。


今天借余教授这本书,片言之语,如需领悟,还需细读。




个人主页导航
友情链接